无名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沈蔓歌 > 第1930章 凭什么不同意

第1930章 凭什么不同意

 热门推荐:
    第1930章

    凭什么不同意

    萧韵宁顿时被呵斥的有些想笑,不过看到叶梓安那想要不能要的别去样子,不由得“噗嗤”一声笑了。

    “你还笑?”

    叶梓安顿时就伸出手放在了她的腋下挠了起来。

    “不要!哈哈哈!阿笙,你别挠!”

    萧韵宁痒的直接笑的前俯后仰的,胸前的口子也崩开几颗,露出了里面的一丝儿风光,顿时让叶梓安的喉间猛地一紧,眸子也有些深邃。

    丫的!

    这不是自己找不自在么?

    “好好待着,我下去看看丫头。”

    叶梓安直接将萧韵宁放到了床上,然后有些落荒而逃。

    萧韵宁微微一愣,随即明白了什么,再次笑的花枝乱颤的,不过心口却微微的泛着热。

    据说不舍得动你的男人要么是不行,要么是太爱。

    萧韵宁想着叶梓安衣服下面那蓬勃的肌肉和力量,不行两个字直接屏蔽掉了。

    叶梓安离开了房间之后浑身还是紧绷的,还是热的。

    对萧韵宁的想法是越来越热烈了,如果不能短时间内结束这次任务,估计他真的没办法受得住了。

    深深地吐出了一口浊气,叶梓安环顾了一下四周,却没有看到丫头的踪迹。

    他微微皱眉,连忙闻了一下佣人。

    “丫头人呢?”

    佣人忙忙碌碌的,此时突然被叶梓安给叫住,不由得楞了一下。

    “九爷,我没看见啊。”

    客厅里的电视还在响着,丫头却不见了。

    叶梓安的脸色顿时就沉了下来。

    “还不赶紧找!人要是没了,我要你们干什么?”

    这是叶梓安来这边第一次发火,顿时把佣人吓得双股战战,连忙开始寻找起来。

    萧韵宁在卧室听到叶梓安的低吼声不由得楞了一下,然后快速的下床,打开了房门问道:“怎么了?”

    “丫头不见了。”

    叶梓安的话让萧韵宁的脸色也变了。

    “怎么就不见了?刚才不是还在吗?是出去了吗?”

    萧韵宁着急的往下跑,吓得叶梓安脸色都白了。

    “你慢点。”

    这风风火火的性子一点都没有因为失去记忆而有所改变,叶梓安真怕这丫头有一天要是怀孕了,是不是依然这个样子。

    他快速的迎了过去,萧韵宁却来不及去关注他的体贴,连忙说道:“是不是有人进来把丫头带走了?”

    “不至于,这里毕竟是我的地盘,鲸鱼也不是吃素的。人应该就在家里,就是不知道去哪儿了、”

    叶梓安的脑子快速的运转着。

    就在这时,佣人总算是找到了丫头,并且把一身是水的丫头拎到了叶梓安和萧韵宁的面前。

    丫头好像是收到了惊吓,一双眼睛带着慌乱,却小心翼翼的说:“叔叔,阿姨,我没有偷懒,没有捣乱,我在卫生间洗衣服呢,真的。”

    她的话和此时湿哒哒的样子顿时让萧韵宁有些泪目。

    这孩子以前在家里到底过得是什么日子啊?

    “我们没怪你,就是担心你。丫头,家里有佣人,不需要你洗衣服的。你只要吃好睡好玩好就可以了。”

    萧韵宁的心难受的要命,看到佣人还拎着丫头的衣领将她悬空的拎着,不由得有些生气。

    “放下!”

    佣人吓得一个哆嗦,连忙把丫头给放在了地上。

    叶梓安的眸子微沉,冷冷的说:“今天当值的所有佣人罚薪一半。下次再看不好小姐,所有人都可以换个地方工作了。”

    所有的佣人不由得楞了一下,不过在叶梓安的肃杀之下谁也不敢多说一个字。

    丫头还是第一次被一个人如此呵护着,不由得眼泪盈盈。

    “叔叔,阿姨,对不起,是我错了。”

    虽然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做错了,但是让所有人跟着她受罚她就觉得是自己错了。而且之前不管是不是她的错,妈妈都会让她认错,她都形成一种习惯了。

    叶梓安的心微微的疼了一下。

    萧韵宁却有些难受的抱着丫头说:“我带你去换件衣服,穿着湿衣服会感冒的。”

    “恩,去吧。”

    叶梓安点了点头。

    丫头惶恐不安,但是又不敢说话,生怕自己说错了又惹来叔叔阿姨生气。

    她乖乖地被萧韵宁抱着上了楼。

    鲸鱼已经在叶梓安的交代下买了很多小孩子的衣服送了过来。

    叶梓安把佣人遣散了下去,然后和鲸鱼去了书房,说道:“弄个丫头和我相似度很高的血液样本或者亲子鉴定结果出来,再铺下一些线索让警方的人去查出丫头是我和阿宁五年前生下的孩子。”

    鲸鱼整个人的眼睛都睁大了。

    “老大,你疯了吗?这是养一个孩子,不是小猫小狗,而且五年前阿宁都不认识卓德笙的。”

    叶梓安直接给了他一个白眼。

    “不认识你不能让他们认识?没事儿多看看言情小说,什么梗都有了。”

    鲸鱼的嘴角有些抽。

    “言情小说?老大你平时看这个?”

    “洛洛看,我有时候被迫听她将情节,也听那么一耳朵。”

    想起叶洛洛,叶梓安的眉头微皱。

    “洛洛最近的行踪你知道吗?”

    “知道,她去了偏远山区做了支教。”

    鲸鱼的话让叶梓安有些愕然,这种结果是他没想到的。

    他以为叶洛洛会趁着这段时间好好地出去玩玩。毕竟她自己也说了,不知道哪一天就倒下了,总要对得起自己来这世界上走一遭,可是他怎么都想不到落落居然会去偏远地区做支教。

    不过叶梓安只是沉默了一会就没再说洛洛的事儿了。

    有叶家的人暗中保护着,那丫头应该不会有事儿。

    “言归正传,我需要外面最短的时间里知道丫头是我和阿宁的孩子,就说五年前我被人算计了,中了药,无意间碰到了阿宁,把阿宁给强了,后来阿宁生下了孩子却被偷了,因为是未婚生子,阿宁这些年只能偷偷寻找,却一直都没有线索。而我也是在不久前才知道阿宁就是我当年对不起的女人,甚至还有个女儿存在。以后的阴差阳错你应该会处理了吧?”

    听着叶梓安有条不紊的说着这些,鲸鱼整个人处于懵逼状态。

    “老大,你真的要领养丫头啊?这上面要是不同意怎么办?”

    “不同意?凭什么不同意?他们把烈士的子女疏忽成这个样子,还有脸来不同意我的决定?”

    叶梓安霸气全开,顿时把鲸鱼剩下的话给憋了回去。

    就在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了汽车的引擎声,顿时让叶梓安和鲸鱼警觉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