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遇见花开遇见你沈蔓歌 > 第1932章 没这么欺负人的

第1932章 没这么欺负人的

 热门推荐:
    第1932章

    没这么欺负人的

    叶梓安的眉头微微皱起,萧韵宁也紧紧地握住了晨曦的手,生怕她再次丢了。

    卓依依则在最短的时间里找到了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站了起来。

    鲸鱼就在这个时候进来了。

    “老大,警局来人了,护城河那边死了个人,和我们的商队有关。”

    鲸鱼的脸色有些凝重,叶梓安的眸子也眯了一下。

    他才接受卓德笙的生意不久,怎么就出事了?

    卓依依一听,顿时就紧张起来。

    “九哥,要不要爸爸出面?”】

    “我的事儿你少管,在家里好好陪着你嫂子和侄女,其他的和你没关系。”

    叶梓安冷冷的说完就跟着鲸鱼走了出去。

    “阿笙。”

    萧韵宁连忙叫住了叶梓安。、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叫住他,就是突然觉得有些慌乱,有些不安,那种感觉很莫名,却揪心的难受。

    叶梓安微微回头,看着萧韵宁紧张的眸子,笑着说:“放心,我很快就回来了。”

    “爸爸!”

    晨曦突然就开了口,那稚嫩的声音叫的脆生生的,带着一丝胆怯,却让叶梓安觉得心口都软了几分。

    这丫头叫的还真甜。

    “叫我爹地!以后都叫我爹地,知道吗?”

    “爹地,你要赶快回来,我和妈妈在家里等你。”

    晨曦连忙改了口。

    萧韵宁楞了一下,随即想起晨曦的身份,不由得明白了叶梓安的用意。

    爸爸,妈妈这两个名词是晨曦的亲生父母能够拥有的,而他们虽然对孩子说是她的亲生父母,实际上是怕孩子将来难受,但是这个称呼总要给那堆警察烈士保留。

    想到这里,萧韵宁摸了摸晨曦的头,笑着说:“以后叫我妈咪。爸爸妈妈这两个名次都不要再叫了,对任何人都不要叫知道吗?”

    “知道了。”

    晨曦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现在知道眼前的温柔阿姨就是自己的妈咪,心里十分高兴,自然是萧韵宁说什么她就答应什么。

    叶梓安又看了看她们母女二人,这才起身走了出去。

    鲸鱼则让人把家里给保护起来了。

    叶梓安出去的时候,警局的人正在外面等着,显然是有些忌惮卓九爷的名号的。

    “卓九爷,我们只是例行公事,你别太紧张。”

    警员小张连忙开口说道。

    叶梓安冷冷的说:“你看我像紧张的样子?”

    小张顿时有些尴尬了。

    鲸鱼觉得叶梓安确实是个气氛冷凝制造机,连忙开口说道:“那个刘义确实是我们商队的人,但是这几天他请假了,一直都没来,至于为什么会死在护城河里,我们也不清楚。”

    “他家里还有什么人嘛?”

    小张下意识的看向了鲸鱼。

    鲸鱼摇了摇头说:“他好赌,老婆早就跟人跑了,只有一个儿子,不大,好像还不满一周岁,一直是他老妈照看着,据说前阵子他老妈身体不好,他就请假了,然后我们就不知道了。再就是你们现在给我们的消息说他死了。”

    “可是有人说刘义前阵子替九爷办过什么私事儿。”

    小张的眼神飘向了叶梓安。

    叶梓安冷冷的说:“你的意思是我把他给杀人灭口了?有证据吗?没有证据的话,我可以告你诬告的。鲸鱼,把他的警号给我记下来,回头我要投诉。”

    小张顿时就慌了神了。

    “别别别,九爷,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问问,真的就是问问。”

    “那个人叫什么名字我都不清楚,你和我说他的死和我有关?”

    叶梓安的胸口萦绕着一股怒气。

    这都什么破事儿!

    小张连忙说道:“不是和你有关,只是有些事儿比较有关联,所以我们就过来问问。”

    “什么事儿有关联?”

    鲸鱼赶在叶梓安开口之前开了口。

    小张连忙说道:“刘义的儿子被人给卖了,卖的人家就是你们之前捡到的那个女孩子的父母,而那个女孩又被父母给遗弃了,被你们给捡到了,这有点太巧合了。”

    叶梓安微微皱眉。

    巧合?

    确实有点巧合了。

    “我们不是捡到了晨曦,而是她就是我们失踪了四年的女儿,是我卓德笙的女儿!”

    叶梓安此话一出,小张不由得愣住了。

    鲸鱼连忙拿出了权威的亲子鉴定证书递了过去。

    “我们家九爷自从带着晨曦小姐回来就觉得有些亲切,所以找人去给他和晨曦小姐做了亲子鉴定,这是做亲子鉴定的单位,这是鉴定报告,还没来得及和你们说呢,你们就找上门了。”

    鲸鱼倒是率先开了口。

    小张看着带有权威性的亲子鉴定报告,一下子蒙住了。

    之前还在怀疑这所有事情和卓九爷有关,现在看来却好像错了?

    “不好意思,九爷,我们还得回去调查一下。”

    叶梓安也没关系小张在说什么,直接转身往屋子里走去。

    他现在最想做的事儿就是和老婆孩子在一起。

    刚才晨曦那一声爹地叫的他心里听舒服的。

    看到叶梓安转身走了,鲸鱼连忙笑着说:“哥几个辛苦了,这些烟给兄弟们提个神。”

    说着他就把手里的香烟递了过去。

    卓家的香烟能有次的吗?

    可是小张他们却摆了摆手,说了几句客套话就带人离开了。

    鲸鱼回头就看到叶梓安一脸冷凝的看着他,他不由得打了一个哆嗦。

    “老大,你这样看人怪渗人的。”

    “来这边你是好的没学,贿赂警员倒是学的十足十。鲸鱼,我觉得你该写份检讨了。”

    叶梓安淡淡的说着。

    鲸鱼顿时有些欲哭无泪。

    他是为了谁啊?

    还不是为了叶梓安这个卓九爷能够入木三分?现在倒好,自己这是出力不讨好了。

    叶梓安也懒得去管鲸鱼此时什么心情,本来打算进去找萧韵宁母女的,突然就顿住了脚步,问道:“这件事儿只是一个意外?”

    鲸鱼微微摇头。

    他看了看屋子,窗户上卓依依和萧韵宁母女俩频频的往外看,这才明白叶梓安不进去问他的原因,然后说道:“不尽然是个意外。我总觉得好像有人在做什么阴谋算计我们,不过我没有证据啊,就是一种直觉。”

    “女人的直觉都是准的,所以去找证据。”

    叶梓安说完抬脚就走,却把鲸鱼气的够呛。

    女人的直觉?

    他是女人?

    没这么欺负人的吧?就算他是老大也不能这样侮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