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在手术室打怪那些年 > 第二百六十七章 现场最可爱的人!

第二百六十七章 现场最可爱的人!

 热门推荐:
    动脉在飙血的人是一个年轻的女子,手肘外侧处血肉模糊着。

    脱她出来的人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小伙子,自己的脚踝处就受了伤,此刻看到自己把人带到了安全的地方后,马上就是往地上一趟。

    然后闭上眼睛在地上一趟,大口大口地呼吸着。

    似乎是累到了不行,本身他就受了伤,自己能够下来就已经非常不容易了,还带了一个人,即便这个女子的体重不是很重。但是,在这个时候,却是他最大的累赘。

    他不管是从人道主义还是从各个角度,都有足够的理由抛下她不管,独自下来,既可以早点到安全的地方,又可以减少受到二次伤害的可能性。

    陆成跑近的时候,大概判断了一下是桡动脉的损伤,但是陆成并没有贸然地就直接拿起自己刚刚捡起的方形物与胶带就开始止血,而是双手握住了女子的手掌大概三秒。

    陆成这可不是在占女孩子的便宜,这是他在通过手掌心来判断,女子除了桡动脉之外,还有没有其他的血管有非暴露性的损伤,如果有的话,他还需要去找一块垫子,把其他动脉的走形也给加压包扎起来。

    不过还算比较可以的就是,女子尺侧的动脉搏动还算可以,应该不存在动脉断裂。

    现在给她左清创和消毒是基本不可能的,于是陆成立刻把手里的方形物往她的手肘后方靠近上臂的地方一压,右手拿着纱布就轰隆轰隆地给女子绕了几圈,狠狠地打了一个结之后,动脉飙血的地方停止了。

    但是,这个过程中,女子却一直都没有说话,也没有道谢,陆成就感觉到非常不对劲,然后果然是看到女子的腹部处,有巨大的红色血条,与此同时,女子的生命值下降的速度趋于了稳定,但还在下降。

    然后陆成喊道:“师姐,师姐,过来看下这个女孩子。”

    血条的位置是在左右的外上腹部,与胸部位置十分接近。这是相对比较私密的部位,如果没有女性医务人员的情况下,那是没办法,陆成肯定会毫不犹豫地把女子衣物掀开。

    方泥馨那边和安卓扬正接过被抱下来的小孩子,他们现在已经扯开了大嗓门,想必是痛得不行,一边喊着爸爸妈妈一边大哭大喊起来。

    谁哄都没有用,就是大哭着,但是没有大闹,听得人都有点烦。

    但是,这也不能怪两个孩子,但凡两个孩子有个小学一年级的学历,估计都不至于如此,但他们还太小啊,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故,没直接吓死都算是他们的心脏够大了,还不让哭么?

    但是小孩的父母,似乎都对他们的哭声无动于衷。

    方泥馨心情顿时十分沉重,但是看到陆成这边又朝着地面上躺着的女子指了指,而且地面上的女子在地面流了一滩血迹之外,腹部也有血液渗出来,润透了并不算薄的风衣。

    方泥馨就没有任何犹豫地又靠了过来。

    如果这两个孩子哭不出来,她可能还会担心他们危险,但是此刻他们哭得这么厉害,可能后面会有心理上的损伤,估计在机械上的损伤并不大。

    “来了,什么情况?”方泥馨过来问。

    陆成只是讲了两个字:“腹部看一下。”

    然后就靠着这个把女子带出来的男人旁边手脚并用地快速爬了两步,因为自从他下了楼后,闭上双目休息一下后。便没再睁开眼过,这个过程中,连疼痛的呻吟都没喊过。

    男子脸上是那种烟冲黑,所以看不出到底比自己大还是比自己小,陆成喊道:“兄弟,兄弟,醒一醒,哪里不舒服?”

    男人‘傲娇’地没回应。

    陆成于是马上戳了戳他,但还是没反应。

    然后陆成顺手就摸了摸他的颈动脉搏动,颈动脉的搏动是还在,但即便是这样,男子依旧没有睁开眼睛,呼吸时胸口的起伏度也是比之前要稍微弱了不少。

    顿时啊,陆成的神色就是一沉。

    然后赶紧扒开了男子的衣服,只看到他的全腹部都稍稍膨隆着,而男子本身很瘦,穿着的是卫衣,所以正好遮住了。

    陆成看着这肚子就不对劲,往上面稍稍一探,就好像是碰到了一块地板砖一样的。

    全腹部都是如此,按压没有一点正常腹部该有的那种松软程度。

    但是,可以看到男子的腹肌应该还算发达,平时也应该是一个喜欢运动和生活的人。

    不用想,这是内脏出血,甚至是内脏破裂。

    现场是没得救的!

    虽然但凡现在给陆成一把手术刀和消毒的工具,陆成都可以拼一拼,但没有。

    什么东西都没有,而且开腹这种大切口的开放性手术,如果去用玻璃碴子弄,死亡率几乎是百分之九十以上。

    陆成比较突出的喉结上下滑动了两下,用带血的手抓了抓头发,觉得心情顿时稍微有点儿烦躁起来。

    这时候,医院的救护车的鸣笛声已经可闻了。

    但是距离并不近,陆成立刻大声喊道:“来两个人帮个忙,把他赶紧往外面送过去,越快上救护车越好。来两个人帮下忙啊。”

    听到陆成的喊声,倒是有几个一直在观察着陆成给人做治疗的围观群众马上就走上前来,就想要背着人往外跑。

    陆成赶紧拦住:“不能背,要担架,去找个担架,把人抬出去,越快送上救护车越好,麻烦你们了。”

    陆成看到有人来接手,马上就放弃了对他的救治。

    “我要的彩色纸或者彩笔到了吗?”

    在第一时间,陆成就问过那商场的负责人员,让他去找这两个东西,这一次大型的事故,必须要把所有的病人进行标记。

    “找到了。这里,暂时只有彩色的标记笔。”

    陆成一看这笔的各个颜色都还够,便立刻拿起标记笔,给两个娃儿的脸上花了一个绿色的圈,对女子画了一个黄色的圈。再对那个救人出来的小伙子,画了一个红色的圈。

    然后往商场里面看了一眼,几个身着黄色消防服的消防员战士已经朝着滚滚地浓烟冲了上去。

    冲上了属于他们的战场。

    还有一些穿着消防服的人则是把人给拖到了陆成的面前,一边放下病人,一边低声地说一句:“医生,辛苦你了。”

    然后就又再回头往商场的楼上走。

    陆成远远地问:“楼上人还多吗?”

    “不少。”他只回了一句,就又跳进了商场里,拐弯上了楼。

    火锅店是在三楼的位置!

    地面的一楼已经有消防员布置软气垫,三楼的消防楼梯的窗户口上有很多人都在等着跳下来。

    里面的情况,陆成搞不明白,但也是知道非常危险,因为。

    就才这么想着的时候,轰隆隆一下子,商场里再次一阵轰鸣,然后陆成就看到了刚刚那个消防员兄弟跑进去的位置,一阵火光充斥着,直接就把他埋没在了里面。

    而且里面还传来一阵阵声音:“地下,地下有存储的煤气罐,赶紧过去,赶紧过去,把受伤的人全部送出去!”

    “收到!”

    陆成就这么干巴巴地看着这么干练的一个小伙子如此在火海和气浪给弹了出去。

    然后低头朝着他送出来的这个伤员一看。

    整个人深度昏迷,陆成立刻检查了一下颈动脉搏动,已经完全消失,然后再看了看瞳孔,瞳孔就只剩下针尖大小。

    这时候的最佳处理措施就是对他进行心脏复苏。

    但这完全就是扯淡,现场总共就三个人,安卓扬在对两个孩子进行着关节脱位复位术,方泥馨在仔细地检查着那个女子腹部的伤口,哪里有人给他做可能无效的心脏按压?

    后面的病人还不要看了吗?

    陆成很想给他画一个黑色的圈,但是最终还是给了他一个红色的。

    如果这时候,可以对他进行开颅的话,倒是可以抢救一下。

    就在陆成即将把标记笔给放回到口袋里的时候,商场里再次冲出来两个消防员朝陆成冲来,而其他人则是在疏散着还算比较健康的人往外面跑。

    那消防员似乎是第一次下楼,所以下楼之后把身上的伤员直接扛向了正在给小孩子看病的安卓扬。

    他们主要的目的是来进行现场救火和救人的,当然不会去注意之前到底有几个医务工作者。

    陆成见状立刻往安卓扬方向靠。

    然后便稍微打量了一下另外一个正在哭的,并且单手抱着另外一条手臂的小孩子,只是稍微地把他患肢的手肘捏住一抬。

    小男孩似乎疼得马上抽了一下,比之前更痛了,但又马上变得不怎么痛了,他的哭声立刻戛然而止了片刻,然后有些呆萌地摸了摸之前还痛得要死的手臂处。

    揉了揉之后,又看了看四周,没看到自己的爸爸妈妈之后,又开始扯着嗓门哭了起来。

    在他的世界里,没有爸爸妈妈在旁边,也是非常值得哭的一件事。

    安卓扬这边被陆地的动作搞得当场傻了。

    刚刚他似乎看到了什么,但是自己的思维都还没跟上陆成的动作的时候,陆成就又已经冲向了下一个人。

    两个消防员把伤者送到地面上躺着之后,就要重新上楼,可在二人马上就要奋不顾身往回冲的时候,陆成马上就抓住了一个人的手臂,然后二话不说地就对他的手掌进行了快速地包扎。

    陆成包扎的速度和手法都很快。

    差不多十秒钟之后,马上把纱布给扯断,然后也不打结,就说:“注意安全,伤口这样包着不会出血,也可以减少污染,暂时不用固定,也不耽搁时间。”

    他似乎有点感动,平时训练的时候也会受不少伤,可没有这么及时的处理。

    他愣了下,丢下了两个字:“谢谢。”

    然后就又冲进了商场的大楼里面去,似乎是一下子也找到了自己工作着的意义似的。

    陆成这边回头之后,便立刻是看到了一个人非常困难地捂住了喉咙在艰难地呼吸起来,整个人弓起,大口大口地喘气,似乎是要把喉咙里的异物给弄出来。

    但是,他的口里面还有不少的烟尘被呼出来,眉毛已经焦了,鼻子里面也有灰尘被不断带出。

    陆成看到此景,马上掰开了他的口腔一看,赫然里面一片黑漆漆的。

    估计是爆炸的气浪正好冲了进去,把他的口腔和喉部给烧了。巨大的喉头水肿着,似乎下一秒就要窒息而亡一样。

    难受地捂住了脖子,痛苦地翻动着。

    陆成马上把他给按住:“听得到我的话就稍微忍一忍,先别动,我要给你做气切。”

    气管切开,就是避开喉道,给患者重新开辟一个可以吸入空气的通道。

    陆成马上也顾不得太多,从急救箱里面拿出来了一把剪刀,稍微倒点络合碘给他的皮肤和尖刀消毒之后,就马上捏住胸骨柄上方的皮肤,咔嚓一下剪开了,然后用尖刀的钝面做钝性分离,快速地到达了气管位置之后。

    陆成的就把气管的皮肤给扒拉开了,接着!

    陆成再次用剪刀把他的气管毫不犹豫地就剪开了一个口子!

    可即便是这样,陆成还是看到,有不少的灰尘出现在气管之内!没办法,此刻没有气管的y形管子,陆成只能用几根吸管代替,人后用纱布把切开的伤口给压住。

    而吸管直接连接着空气和呼吸道的左右主支气管,如此一来,在胸腔外间隙的负压没有受损的情况下,男人又恢复了正常的呼吸运动。

    而这一口呼吸,带动着两根吸管都在活动,但是一下子却让他如同上了天堂一样,挣扎的动作停了,窒息感消失之后,虽然还有疼痛感。

    但是与窒息的濒死感比起来,这根本就不算得什么。

    陆成给他的脸上来了一个红圈。

    就在这时候,终于第一辆救护车也是来到了商场的不远处,一群绿衣服从车上跳下,拿着担架,发动百米赛跑的姿势朝着陆成这边的方向赶来。

    为首的人提着一个急救箱,准备做点什么的时候,就看到啊,地面上的好几个人的脸上都被画了标记。

    他马上就知道了是同行,然后毫不犹豫问:“哪个病人最需要进行抢救?”

    陆成就朝着刚刚刚刚做了气管切开的患者一指:“车上有简易的手术室吗?他需要马上重新修复一下气管插管。”

    有的救护车上可以进行简易的手术操作,但有的不行。

    “有,马上抬人!”他立刻回道。

    然后立刻就招呼人把陆成指的人给弄走了,根本就没多问任何一句陆成是什么人,哪个医院的人这样的话。

    “能不能把急救箱留下来?”陆成看到对方提起东西,扛起人就走,喊道。

    急救箱丢在了原地,他与剩下几个绿衣服再次百米冲刺把担架给抬上救护车,而看到急救箱似乎还距离陆成有一段距离,立刻就有人把箱子给捡起冲上来送给了陆成,然后又往回跑入了人群……

    生怕是占了地方,耽搁陆成发挥的架势。

    另外一个方向,陆成和方泥馨与安卓扬几个人的身后,都各自端端正正地摆好了几瓶矿泉水,瓶盖是松的,水是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