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末世大佬忙种田 > 163章,九寰的来历(4000字,求票)

163章,九寰的来历(4000字,求票)

 热门推荐:
    而范景刚给出的这个答案周青莹显然没预料到,所以心中除了震惊外,还有不安。

    当她看到范景刚点头时,突然觉得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周青莹张着口,却发现自己无法发出声音。

    末世,意味着什么?

    以前她虽然不喜欢看末世题材的电影,却也因为信息的发达多少听过一些关于末世的话题。

    末世,意味着生存都成问题,意味着,他们随时可能会遇到危险,随时会丧命。

    还有那些恐怖的,丧~尸,凶残的异兽,恶劣的环境,天灾,地震,火山爆发,等等!

    这些都会有吗?

    范景刚看着脸色变得惨白的女友,上前将她拥入怀中,轻轻拍着她的背:“不要担心,无论发生什么,你都有我,我们一起克服所有难关,相信我们能活下去。”

    周青莹在范景刚的安慰下多少缓和了一下情绪:“景刚,我们的粮食能吃多久?”

    范景刚皱着眉头,“节省点的话,能吃一年左右。”

    周家父母和弟弟都在,加上范家的人一共有十几口,好在爷爷之前听九霄师傅的话,又存了一些,吃一年不成问题。

    听到这话周青莹脸色恢复了一些,范景刚将她的家人都考虑在里面了,她很庆幸。

    范景刚想到杨赠月给他的药,知道后面还有更残酷的事在等着他们,可周青莹的样子显然已经不能再受到惊吓。

    于是范景刚没有再说什么。

    周青莹虽然受到了惊吓,可她的大脑并没有停止思考。

    这周围的环境在一夜之间变化这么大,还有杨赠月说他们会面临着身体上的极大痛苦。

    这个,她又是怎么知道的?

    周青莹的脑子在想了很久都想不出答案后,变成了一滩浆糊。

    明明昨天都还好好的。

    昨天夜里,她还与杨赠月他们一同享受了一顿丰盛的晚餐。

    杨赠月还打趣她什么时候能喝她的喜酒……

    只不过一场雨,就让这个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末世来临之前,不是都会有一些征兆的吗?

    中维国泰平安,根本没有哪个地方出现无法解释的现象,也没有哪里爆发大的灾难和地震,怎么就末世了呢?

    她真的想不明白。

    范景刚紧紧握住了周青莹的手,“别担心,我会一直在,无论有什么困境,我们一起面对,我们也不是一个人。”

    杨赠月早就将这里的防御措施布好了,她早早就做了准备。

    他也终于明白了那四个防御工事的用途。

    阻止外来者进入这里。

    这些外来者,可能是人类,也可能是一些大型猛兽。

    如果是人,只要守好关卡,就插翅难进;如果是兽,他们正好可以守株待兔。

    布置这一切,是因为杨赠月早就预料到了会有这么一天。

    周青莹想起杨赠月那双眼睛,里面只有朝前走的勇气,没有畏惧,仿佛眼前这一切都难不倒她。

    明明,比她的年纪还要小三岁,可她就是有一股让人信服的气质。

    周青莹悄声问范景刚:“九霄师傅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范景刚点头,“那个叫知百晓的前辈,占卜出了灾难会降临,不过,他也不清楚是什么样的灾难,而且,他说这只是开始。”

    周青莹低头想着这件事,既然末世真的来了,她好像,除了接受也只能接受。

    好在她的父母被范景刚邀请了过来,要不然这会……

    不敢想。

    范景刚想的则是,等他撑过杨赠月说的痛苦后,四昆山这里的建设就得重新拉开序幕。

    这里,将会是他们以后坚守的家园,守住这里,为了家人。

    四昆山是他们躲避灾难和风雨的地方,他会努力,给周青莹撑起一片天。

    在范景刚他们都离开后,陈加儿和杨赠月坐在了一起。

    杨赠月看了一下时间,以前这个时候应该是天色渐渐黄昏的,可是,这会的阳光和中午都没区别。

    杨赠月和陈加儿坐在廊下,用手绢盖着脸,将今天的所见在脑子里自动播放了一遍。

    杨赠月嘴里念念有词:“加儿,环境没改变多少,证明对方这次的行动是在仓促中完成的。”

    陈加儿点头:“赠月姐,应该是这样。”

    罗灏白在一旁听着,在心里做笔记。

    对方?

    谁?

    先打个问号。

    陈加儿:“行云先祖有没有特别说他的对手叫什么?”

    杨赠月抬头看着灰黑色的天空:“他要能说才怪,或许他得罪的人太多了,自己都不知道谁会趁他不注意时下手。”

    陈加儿无语了。

    罗灏白插了一句:“祖师会不会回来?”

    他真的对这个人好奇。

    杨赠月听了后转头看了罗灏白一眼:“他要是回来的话,我一定狠狠揍他一顿,你们记得帮忙,打不过也得打!”

    罗灏白……

    陈加儿就差撸袖子了。

    三人聊着天,杨赠月不经意的瞥了一眼在石榴树下施展身体的九寰,发现自己能听到它的呼吸。

    于是杨赠月走到了九寰和妟的前面,将两盆植物移到廊下。

    三个人围着九寰和妟,仔细观察两颗植物的变化。

    陈加儿单手撑着下巴,另外一只手点了点九寰的紫色花茎,“赠月姐,这家伙在呼吸。”

    用它的九根花茎,呼吸得十分贪婪。

    妟要收敛一些。

    但是也能感受到它正在大口呼吸,仿佛空气中有它们渴望已久的某种元素。

    在两颗植物的呼吸平缓下来后,杨赠月敲了敲九寰和妟,让它俩把自己的“家庭情况”以及来历说一下。

    九寰有些傲娇,刚开始并不打算告诉杨赠月实情。

    却被白徴噎了一下:“就你这眼力界,怪不得被妟它们家族嫌弃。你如果不诚心,杨赠月可不会给你好处。”

    九寰瞬间听懂了白徴话里的意思,一改之前的态度,变得话唠起来,“我祖籍在元明界,等级在元明界的植物里,能排上前三名。”

    它不是自负。

    除了妟能克制它之外,元明界没有植物是它的对手。

    杨赠月问九寰:“你是怎么来四昆山的?”

    九寰将其余八根花茎弯到了最底部,只留下一根花茎,指着杨赠月说到:“你以为我愿意来这里?鸟不拉屎的地方,连让我升级的灵气都没有。还不是因为,因为……”

    杨赠月不知道它为何不接着说下去了,九寰是因为什么来的这里,她其实很想知道。

    还有白徴和妟。

    白徴对此一直缄口。

    没想到九寰这个话唠说到关键,竟然能刹住车。

    不简单!

    它出现在四昆山的原因,很可能是因为陆行云。

    于是杨赠月问:“你在这里多久了?”

    九寰没察觉这是陷阱:“差不多一千年了。”

    听到这杨赠月明白了。

    九寰是被陆行云种在四昆山的山崖上的,应该是为了留给行云观的后人。

    九寰在话说出口后,才惊觉自己被杨赠月套话了。

    气得它连说好几个“你,你,你,你太坏了!”

    杨赠月不以为意。

    谁让九寰单纯!

    杨赠月又问了好几个问题,九寰能回答得都回得十分详细。

    不能说的那部分,就忽悠杨赠月:“有些问题我也不清楚,需要你自己用眼睛去发现。”

    它突然觉得自己高深了!

    从话唠九寰的口中,杨赠月又知道了好些元明界的事。

    没想到九寰搜集情报的能力还不错,于是表扬了它。

    让九寰嘚瑟了好久。

    轮到妟的时候,它快速将自己的情况简单明了的告诉了杨赠月。

    妟生长在灵云界和元明界的交界处,自有记忆以来,就一直在云荒界,也就是中维的云茫山里。

    它以前是灵云界的灵植。

    灵云界其实和元明界是挨着的,不过,灵云界的实力要高过元明界。

    而它之所以出现在云茫山,是被没良心的父母给丢过来的。

    说到这妟并没有伤心。

    父母给了它生命,成长就得靠自己了,它也觉得自己需要锻炼。

    所以并没有怨言。

    至于它在云茫山呆了多久,它已经记不清了。

    总得有个几百年上千年吧。

    植物的感官系统没有那么发达,所以它只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默默积蓄力量,打算靠自己的努力重新回到灵云界。

    可是,这里的禁锢一直没有被打破,它以为回去遥遥无期。

    没想到遇到了杨赠月。

    这个拥有灵血的女子,只要她愿意,它就能够很快升级,回到灵云界。

    这里之前的环境真的不适合它们这样的的灵植生存。

    可现在不同了。

    云荒界竟然有这么大的奇迹出现,灵气,复苏了。

    它贪婪的吸取着空气中磅礴的灵气,一下子就将千年来的不足给弥补了过来。

    禁锢被打破。

    意味着云荒界得到了新的契机,这里的人类,可以踏上和陆行云一样的道路!

    这很可能是陆行云为他的后辈们留下的,置之死地而后生的路。

    杨赠月听完妟的述说后,明白了陆行云所在的世界大概的样子。

    九寰提到的元明界引起了她的注意,在九寰的话里,元明界的人恨陆行云恨得要死。

    想起陆行云那副欠揍的神情,杨赠月的眉角就突突的跳。

    这祖宗估计是惹着了元明界的谁,所以才让别人对他飞升之前的世界痛下杀手!

    这都是祖宗惹来的祸……

    九寰在妟说话的时候一直在神游,它没想到妟也会在这个世界出现,这不是让它没了耍帅的机会嘛!

    陈加儿知道九寰不太老实,揪了揪它的那朵紫色花瓣,“你这株植物一点都不老实,说话只说一半,你看妟,多有诚意。”

    九寰疼得哇哇叫,“我是元明界的植物,对灵云界又不熟,怎么可能知道那么多事!”

    罗灏白和知百晓好奇的凑了过来,他们现在无法和异植沟通。

    看到陈加儿的动作和九寰摇曳着讨好的样子,罗灏白问陈加儿:“它知道痛?”

    陈加儿点头:“这家伙精着呢,说话只说一半,而且真假各半,得治治它。”

    九寰被陈加儿捏着紫色花瓣,怕了这个随时会使用暴力的姑娘。

    只得把假的那些剔除,留下了真的有用的信息。

    罗灏白看到九寰的九根花茎时不时做着点头的动作,感觉很神奇,忍不住用手摸了摸。

    结果被九寰的花朵咬住了手指,这家伙下嘴是真的真狠,罗灏白的手指顿时冒出了血。

    然后,九寰的花朵“呸呸呸”了几下,将残留在花朵中的血吐了出去……

    接着,九寰将花朵对准了杨赠月,一副垂涎的样子。

    还是这个人类的血,好闻。

    肯定也好吃。

    九寰就差流下哈喇子了。

    杨赠月警惕的看着九寰,这货一副吞咽口水的模样,是想吃了她?

    于是杨赠月伸出手,揪住了它紫色的那朵花的花瓣,“老实点就可以呆在这,不老实就丢你去深山里自己修。”

    九寰瞥到了她手腕上多出来的那串手钏,上面的十二只,它一只都惹不起。

    于是摇着花朵,“不不不,我没有,我可不敢,只是你身上的味道怪好闻的。”

    语气十足可怜。

    一旁的妟在心里将它唾弃了好一会,决定离九寰远远的。

    免得被它的智商传染了降智。

    妟老老实实的,决定好好修行,争取早日能回到灵云界。

    罗灏白看着这两棵草,估计是和自己的法器来自同一个地方。

    那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世界?

    他们有没有运气去一探究竟?

    行云观先祖的世界,想想就兴奋,眼前的困难似乎也没那么不能接受了。

    这一天大家都过得忧心忡忡。

    等了很久都没有日落。

    天空中的太阳还在发出耀眼的光,似乎并不打算西沉。

    这样的日子会持续多久,就连杨赠月和陈加儿都不清楚。

    因为,末世到来的方式,变了。

    很可能是因为他们毁去了那两个阵法,惊动了那边的人。

    让他们提前发动了这场灾难。

    相同的是,人和物都消失了。

    剩下来的人类也不多。

    终于,太阳沉入了西山。

    此时已经是夜里十一点多。

    村民们在太阳沉下去后,渐渐进入了梦乡。

    空气中弥漫着一种从来没出现过的元素。

    杨赠月和陈加儿最先感知到了,不过两个姑娘什么都没做。

    只是让九霄三人在客厅打地铺,没让他们回房间。

    这样的话,如果他们的身体出现什么异常,两个人来得及救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