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嫡长女她又骄又飒 > 第406章 发现

第406章 发现

 热门推荐:
    黑夜之中,一抹倩影从靖国公府外面不远处的大榕树上跳下来,往西南方向而去。

    “是崔衡玥。”

    潜伏在暗处的探子借着月光看清楚崔衡玥的脸之后,就急忙去追踪。

    “不要跟得太近。”

    见同伴的脚步越来越快,最先发现崔衡玥身份的探子连忙阻止他:“靖国公府守卫森严,她能从里面偷溜出来,还不被靖国公府的护卫发现,其警惕心一定很强。

    “小心被她发现。”

    同伴觉得此话有理,便放慢了脚步。

    崔衡玥虽然小心谨慎,一路都在观察有没有跟踪自己,但她始终没有发现。

    进了宋宅之后,崔衡玥直奔宋卓行所在的房间。

    而外面的探子跟踪到宋宅外面,亲眼看见崔衡玥进去之后,其中一人立刻回去禀报。

    “啊”

    刚走进院子,崔衡玥就听到一声隐忍不住的惨叫,顿时加快了脚步。

    守护在门口的青竹看见了,连忙走进房间:“三郎,崔小娘子来了。”

    “快......”宋卓行有点激动,他死死地抓着身下的被子,强忍住痛苦:“拦住......她......不要......让她......进来......”

    他不能让她看见他现在的模样。

    润竹和青竹自小跟着宋卓行,哪能不明白他的心意?

    两人对视一眼,润竹起身说道:“我去吧。”

    他曾在云悬寺住过,好歹与崔衡玥有点交情,应该能拦住她。

    润竹冲出去,一把将门关上。

    崔衡玥已近在眼前,她伸手就去推门:“宋小郎君是不是毒发了?”

    情急之下,润竹忘却了礼仪,一把抓住崔衡玥去推门的手往外一推,随即用身体挡在门前:

    “崔小娘子,很抱歉,你现在不能进去。”

    “为何?”崔衡玥疑惑道。

    润竹顿了一下,“三郎他......不想见你。”

    “噗”

    屋内的宋卓行又吐了一口血,他立即伸手捂住嘴巴,不让自己发出一丁点的声音。

    崔衡玥似有感应,往房门看了眼,心想宋卓行都能做出以性命换取她平安的傻事,怎么可能不想见她?

    除非他现在毒发,十分痛苦,不想让她看见。

    既如此,那她就让他安心吧。

    崔衡玥放弃进去的念头,掏出一个药瓶递过去:“这是甄九给我的化毒丹,甄九说是他甄家的独门秘方,与别的化毒丹不一样,可治百毒。

    “你拿去给宋小郎君试试,兴许有用。”

    润竹半信半疑地接过药瓶,临进去之前不忘警告崔衡玥:“不要进来。”

    “放心,我不会进去,你快去吧。”崔衡玥催促他。

    房门打开的那一瞬,崔衡玥虽然没有进去,但她伸长了脖子往里看。

    然而她什么都没瞧见,房门就关上了。

    “三郎,这是......”

    “我听见了......”

    润竹还未说完,宋卓行就抢过了他手中的药瓶。

    正要将化毒丹送入嘴里时,青竹突然抓住宋卓行拿药的手:“三郎,还是叫孙公来看一下吧,万一这药和你体内的毒相冲......”

    一听这话,润竹飞快地抢走宋卓行手中的药,“我去叫孙公过来。”

    话音未落,就冲出房间。

    见润竹火急火燎地冲出来,崔衡玥还以为那药有问题,推门就想进去。

    岂知,青竹突然出现在门前,阻止崔衡玥:“崔小娘子,你还是在外面等吧,若是外面冷,你可以去隔壁厢房,我让人给你送火盆过去。”

    “药有问题吗?宋小郎君怎么样了?”崔衡玥急得不行,频频往里看。

    青竹没有隐瞒,说了理由之后就杵在门口,不让她进来。

    “我不是交代过你们,三郎醒来就立即叫我吗?怎么毒发了才找我?”孙大夫随意披着外衣,手提药箱赶了过来。

    他就住在这个院子里,因此很快就赶了过来。

    润竹一边往前赶一边解释:“三郎是毒发的时候醒来的,我本来当时就要去找你的,但是崔小娘子来了......”

    目光触及崔衡玥的身影,润竹的话戛然而止。

    两人已到房门前。

    “崔小娘子。”

    孙大夫犹豫了一下,还是和崔衡玥打了声招呼,随后就进入了房间。

    这一次,青竹守在门口,崔衡玥仍在门外。

    润竹进去后,还是关上了房门。

    “别动。”

    见宋卓行要下床,孙大夫一个箭步冲上去制止他,顺手摸上了他的腕脉。

    把完脉,又问:“化毒丹在哪里?”

    润竹立刻掏出化毒丹递过去。

    孙大夫闻了闻:“虽比不上解药,但能压制住三郎体内的毒,也能缓解他的痛苦,给他吃吧。”

    听了这话,润竹才敢将化毒丹给宋卓行服下。

    “此药奇特,一般人想不到,不知崔小娘子是从哪里得来的药?”见宋卓行服下药后舒服了很多,孙大夫问起了来历。

    不等宋卓行回答,润竹抢着说道:“是云悬寺中一位大夫制的药,他自称神医。”

    “他叫什么名字?”孙大夫追问。

    “我们只知道他姓甄,排行第九,年纪比三郎大不了多少。”

    年纪居然不大?

    孙大夫在心中琢磨了起来。

    屋中突然没了动静,崔衡玥急得大喊:“怎么样了?药有用吗?”

    润竹看向宋卓行:“三郎,你要不要见一下崔小娘子?我看她好像很担心。”

    宋卓行犹豫了一下,然后吩咐:“帮我换套衣服。”

    于是,一番忙碌之后,润竹打开了房门:“崔小娘子,请进。”

    崔衡玥快步走进去,直奔向内室,当她看见宋卓行坐在窗边朝她笑时,愣了一下。

    他看起来......似乎只是虚弱了一点。

    但很快,崔衡玥就意识到这是宋卓行故意营造出来的假象,他是不想让她担心。

    于是,崔衡玥很配合地露出笑容:“看来你吃了药,好多了。”

    宋卓行脸上的笑意更深:“是啊,甄九不愧是神医,吃了他的药,我都觉得毒已经解了。”

    “那不是解药。”崔衡玥笑容逐渐消失。

    “我知道,不过我现在舒服了很多,也不痛了。”宋卓行语气温柔,指向对面:“坐吧,我想知道摄政王妃到底是怎么受伤的。”

    崔衡玥遂坐下来,轻言细语地跟他说起了当时的情况。

    听完后,宋卓行的神情很凝重:“我看,那刺客定是冲着你来的,莫不是你最近在查的事情损害了那刺客的利益?”

    崔衡玥怔住。

    他这么猜测,好像也很有道理。

    难道是......崔权?

    不,不可能,崔权若要杀她,在府中动手更方便,怎么可能选择外面?

    王家人?

    不,也不可能,王家人就算再恨她母亲,也不会动杀念。

    崔衡玥皱起了眉头,刺客到底是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