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这个治愈游戏不对劲 > 145、过审小能手

145、过审小能手

 热门推荐:
    概念性武器?

    可这不是刑器吗?

    而且那个帮他重聚意识的虚幻世界,不是克苏制造出来的吗?

    那么绞索架的特性,克苏不应该是知道的吗?

    难道说……

    伴随着脑海中蹦出来的一连串问号,陈生的目光不由看向了这个章鱼人,但是想到这些宇宙文明链的半神貌似人均读心术,便又连忙止住了心中的念头,竭力克制住自己的思绪。

    不然的话,他最好的结果,也是赔偿给克苏一座石城。

    因为这其中包含着的信息量太过巨大了!而陈生并不能确定一个半神对此不会感兴趣。

    “那是概念性武器造成的吗?”陈生一脸自然地问道,他这幅神情不是装给克苏看的,而是为了让自己相信此时自己是真的在为此疑惑。

    想要欺骗别人,先骗过自己。

    “自然,也就是概念性武器,才能将赋予一个地方概念性的伤害。”克苏不疑有他,很配合的解释了起来。

    说完了,还主动劝慰道:“不过你不用担心,依我过去的经历来看,这次概念性的攻击,应该只是被波及到了而已。因为概念性武器的威力太过强大,就算是第九链的半神都眼馋,所以都会在私下里进行概念性武器的尝试。虽然这一次对方打歪了的可能性很大,并且也不是有意的,但是我们也不能就这么算了!这笔账先记下,下次找到这概念性武器的主人,在进行索要赔偿。”

    “我们?”陈生留意到了克苏话语中称呼上的变化,虽然这可以理解为克苏一方的势力,但眼下看来,毫无疑问是算上了陈生。

    “是的,我们。因为除了这里,你还有别的可以去吗?地球已经被概念性的毁灭性武器摧毁了,被概念性武器赋予了定义后,地球连同地球上的智慧种族,一同处于永恒的毁灭状态,再强的半神都无法复活地球人类。”克苏一副吃定陈生的样子。

    “那我留在这里能做什么?制作虚幻世界,吸引其他半神,或者是文明链的智慧生物来玩吗?”陈生问道。

    他虽然做人的记忆很长了,但是他真正意义上做人,才没一会儿,更别说做半神了!

    那比做人的时间还短。

    而且做人他好歹还有一些参考性的记忆,做半神那是完全没有。

    “制作虚幻世界这不用你帮忙,我足够胜任,不过这不重要,因为我们已经无法靠制作虚幻世界来维系生计了。”

    “为什么?”陈生直接问道。

    反正他现在很多都不知道,而且又知道克苏说谎的特性,眼下的克苏,可以说是最理想的百科全书工具人……哦,是工具半神。

    错过了克苏这个理想工具半神,他以后要是遇到了什么,想要知道的话,恐怕要付出极大的代价。

    “自你彻底复活后,虚幻世界也已经失去了对那些半神,还有智慧生物的吸引力,更别说吸引到半神自封记忆,主动参与其中,扮演你的妹妹或者同事了。”那一脑袋触手状物摆动着,克苏满是遗憾。

    “陈优优也是半神?还有我那个秃顶上司曹达虎?”陈生对此倒是没有意外,只不过是想确定一下。

    “是啊,扮演你妹妹陈优优的,是第九文明链的光之界界主的妹妹,因为和光之界界主同源神力的问题,现在已经叛逃了,两兄妹一心想要置对方于死地,但很遗憾的是,这两兄妹都有位格,所以处在一种谁也杀不死谁的尴尬境地。”克苏解释之余,又顺带了一段秘闻。

    看得出来,这位第七链的半神,是个八卦狂魔。

    因为当克苏讲起光之界界主兄妹两的恩怨情仇时,那双眼睛明显变亮了一些。

    就像是八卦之火在燃烧。

    所以这个章鱼人是在研究地球文明的时候觉醒的?还是原本就这样?

    不怪陈生这么去想,毕竟这一脑袋触手状物太有邪神风格了,而身为邪神,最感兴趣的就是这些?

    下一秒,陈生便确定了自己这一个猜测。

    这个章鱼人确实是个八卦狂魔。

    “至于扮演你上司的那位,是一位第八文明链的半神,我能借来殁世的一部分力量充作世界观,也多亏了她的牵线搭桥。当然,这家伙也不是那么好心,只不过是借帮我忙的借口,去和她的老情人幽会而已。说起这一点,就不得不怀疑一下她的品味,居然会喜欢一个普通的智慧生物,虽然是第九文明链的,但也配不上她的半神身份。”

    这番话,克苏说的就差配上“啧啧”两声。

    “她是第八文明链的半神,你是第七文明链的,这么调侃她,是不是不太好,万一对方能感知到呢?”陈生突然开口说道,不过他这可不是为克苏考虑,而是想借此探究一下半神的区分,以及半神的能力。

    毕竟眼下这个时机太恰当了,“陈优优”相关的姑且可以说众所周知,但关于“曹达虎”的这些消息,就可以称之为秘闻了,而且还是有可能会引起对方恼羞成怒的秘闻。

    “你这把半神想象的太强大了,半神只不过是一种超脱于生物之外的存在,不会被时间所定义,也不会局限于物理上的限制。而要说半神的破坏力的话,其实你之前爆发出来的金色雷霆,就足以胜过近一半的半神了。半神的强大,是在于自身的永恒存在,而不在于半神所能造成的破坏力,若不然的话,也不必打造概念性武器了。”

    “而半神的实力虽然可以用第几链这一类来区分,但文明链可不代表一个半神的实力。比如说在虚幻世界扮演你上司那位,也就是你口中的曹达虎,她是第八文明链的半神,但这第八文明链所指的是她的上限。她本身的实力,和你一样,是第四链。”

    陈生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而这会儿克苏是面对他说这番话的,毫无疑问都是实话。

    第几文明链,代表的是半神的上限。

    却不代表半神真正的实力!

    不过,这半神的强大之处,还真是令他有些难以置信。

    不会被时间所定义,这岂不就是长生之意?而不会局限于物理上的限制,这完全可以理解为不老。

    也就是,半神都是长生不老的存在!

    陈生心头不免有些震撼,同时也有些欣喜,毕竟他现在也是半神的一员。虽然少了文明种族的支撑,但也具备了半神的两大特性!

    但很快的,陈生心中便略有些失落。

    这是因为他手中的绞索架,固然眼下极为特殊,相当于一件概念性武器,但也无法拿来和半神对敌。

    绞索架这件刑器可以收走对方所存在的全部时间,可是半神却是无法被时间所定义的。

    不过陈生随即便想到了自己之前得到的另外两件刑器,但眼下不是召唤出来的时候,于是他正要开口接着问,却忽然看到克苏转身了。

    背对着他的克苏说道:“你看,既然你没地方可以去,那么就留下来,给我打个下手怎么样?我也不会亏待你,我把你的女儿帮你塑造出来怎么样?”

    我什么时候有女儿了?

    陈生眉头一挑,然后淡淡的说道:“关于这件事,能麻烦你先转过来说话吗?”

    “为什么?”克苏还是背对着陈生。

    “有人和我说,你只要撒谎,那么便无法直面对方。”

    “她和你说的?”克苏那一脑袋上的触手状物顿时摆动剧烈,似乎是情绪剧烈变化下想要骂几句脏话,但最终,克苏还是忍住了。

    只见克苏满脸都是沮丧的转了过来,他看着陈生,无奈的说道:“看来你真是入了她的眼了,她居然连这都告诉你,这……这……”

    “这”了半天也没个下文后,克苏直接改口道:“既然这样的话,那么你下次遇到第十链的半神,可以试着和对方交流,如果对方愿意和你交流,或者你能看到对方,对方没有让你无法直视的话,那么你身上多半是她留下来的标记了。以后遇到石人族,可以无条件让他们听命于你,不过石人族现在也没落了,你想遇到也不容易……”

    克苏嘴里碎碎念着,似乎是满腹牢骚不敢说出口,只能借此发泄一二。

    “有第十链的宇宙文明吗?”陈生问道,他之前听克苏说的那些,还有那个小丫头说的那些,还以为最高是第九文明链。

    “宇宙文明没有第十链的,第九链是最高等级的宇宙文明。但是,总有一些能超脱自身文明限制,形成独一无二位格的。而一旦形成位格,成为第十链的半神,其半神可以说是真正的神,就是宇宙大意志,都会在演变进程上,参考第十链半神的建议。”

    陈生这下懂了,难怪克苏直接一怂到底,原来那个小丫头是第十链的恐怖存在。

    可既然这样的话,这个小丫头为什么会对自己另眼相看?

    陈生不免疑惑。

    按理来说,虚幻世界的那一段经历,只能算是对方一段睡梦中的游玩经历,也顶多让他收获一位第十链半神的些许好感而已。

    毕竟一个人玩久了一个卡牌游戏,或多或少都会对自己主要培养的卡牌产生好感。

    陈生能明显感觉到,她对自己的态度非常亲近。

    难不成,是这个小丫头打着进入虚幻世界参与“游戏”作为遮掩,在那个虚幻世界里面干了其他的什么事情吗?

    陈生回想起来,从她给自己进入“治愈游戏”的金丝边眼镜,再到最后她给自己特意留下的离开之路,分明是很有指向性的。

    为此,她甚至不惜自封记忆,然后又全程陪伴在他身边。而在一切开始之初,她还给自己和他弄一段相处三年的时间。

    这其中似乎是隐藏着什么!

    陈生想了想,实在是想不明白的他,便放弃了去猜测,然后他看向了克苏,把话题回归:“我什么时候有女儿了?而且你不是说我是最后的人类吗?难不成你想弄个半神出来,让体会一把同源神力的痛楚?”

    “这个,你应该记得是谁把你带出来的吧?”克苏不答反问。

    “一个挺倒霉的小女鬼。”陈生说道,“你总不会想告诉我,她是我女儿吧?”

    “这倒不是,她其实我用你前六次重聚意识后,留下来的一些边角料,给拼凑出来的。她所思所想,传承的都是你,也就是昔日地球文明中世纪末大反贼的思想观念。从某一方面来说,她才是真正的大反贼,因为你的思想观念,现在明显不一样了。”

    克苏说到这里,便又补充了一句:“你六次重聚意识失败,后面五次虽然是我间接性引导的,但第一次,不知道为什么,明明你第一次意识重聚很成功了,也达成了生前最终心愿,却偏偏没有离开虚幻世界,反而选择了自我了断。”

    此时,克苏是正面对着陈生,所以这是真话。

    而这也让陈生露出了若有所思之色。

    如果说,前六次重聚意识产生的人,又或者说第一次重聚意识所产生的,才是百分百的纯“世纪末的大反贼”呢?

    而第七次,则是一个掺杂其他,甚至可以说是无中生有的一个意识!

    这是陈生突然心中一动想到的,其原因嘛,自然是跟那个小丫头的一连串动作有关。如果是为了无中生有一个意识,那么这个小丫头特意自封记忆,进入虚幻世界与他相处,就解释的通了。

    可这样一来的话,她这样的目的是什么?

    陈生想了想,然后一下子想到了自己赋予绞索架新定义的时候,以及又赋予了断头台新定义的时候,连带着还有那一根铁棍,这三件刑器,都是经过他重新赋予定义后才得到的。

    “而且,我所赋予的定义,都生效了,并且具备概念性武器的威力。”

    “可我为什么能赋予刑器定义呢?”

    “殁世”既然真的存在,那么那里所存在的东西,可能也是真的!

    由于思考的太过入神,以至于陈生都忘了要遮掩自己的心理活动,避免遭遇“读心术”。不过好在陈生意识到这一点时,却看到那个章鱼人并没有“听”到他“心声”的样子。

    因为克苏在继续说道:“但这都不重要,毕竟你第七次重聚意识后,肯出来了。至于我说她是你女儿的原因,因为这个意识也跟着你一块儿凝聚了,既然这样,我干脆用你的身体部分组织,帮她打造一个躯体出来好了。”

    “那一部分的身体组织?”陈生略有些警觉的问道。

    “,”

    陈生:“……”

    你可真是个过审小能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