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开局截胡灭世巨蛇 > 第154章 炸炉X宴席

第154章 炸炉X宴席

 热门推荐:
    练空炉闸门关上,徐源连忙松手,炉表红光耀眼,温度高得吓人。

    炉顶的单脚怪鸟张开鸟啄,喷吐出红色的蒸汽,尖锐的喷气声仿佛鸟鸣。

    徐源搓着手在旁边等待,试问谁不想拥有一件空间装备呢?特别是在这种末世。

    他眉毛忽然轻挑,因为独脚怪鸟的“声音”变了,如果之前是鸟鸣声,那现在更像是……惨叫鸡。

    不会吧?徐源的神情有点慌,下意识地后退几步。

    练空炉震动起来,两边扶手的双翼怪鱼喷吐出浓黑的烟雾,下一秒,轰的一声,练空炉炸了,飞空而起。

    “发生了什么?”张景慌张地从屋里冲出来。

    “没事。”徐源打来一桶水,浇灌在红热的练空炉上,滋滋作响,水雾蒸腾。

    “这是什么东西?”张景好奇地望着地上的练空炉。

    “这东西从昆植身上得来的,如果硬要比喻的话,修仙小说你看过没有?这应该是类似于灵器一类的东西。”

    徐源用手碰了一下练空炉,还有点烫,但已经可以接受。他拿起来,递给张景。

    “这坏掉了吗?”张景接过去,仔细查看。

    “应该不会,我测试过了,这东西坚固得吓人。”

    徐源之前用尽全力挤压,练空炉也没有丝毫形变的迹象,甚至那看起来很脆弱的独脚怪鸟,他都无法掰动。

    张景仔细查看后,一脸的惊讶,“看起来就像是一件精美的工艺品,却可以在炉内产生这种高温!原理是什么?”

    “这我哪知道?我只知道把矿晶投进去,就能熔炼出空间石,可现在却炸了。”徐源完全摸不着脑袋,“到底是哪里出错了?”

    “走!我给你检测一下。”

    张景打开练空炉,倒出里面的灰烬。

    他双眼发光,难得遇到这种科学无法解释的“灵器”,他的兴趣完全被激发出来。

    灰原堡外的张家住宅。

    本来搭建拼装别墅的只有谭东凌,可张景看到后,也加入进来。

    张景打开上锁的门,徐源看清了里面后,感叹出声,“你的导师看到这一幕,应该会很欣慰吧?”

    房间里摆放着各种各样的化学仪器,徐源这个文科生,除了试管烧杯之类的,他只能认出有限的几件,显微镜,以及……好吧,他其实就认识这么一件。

    “这个房间还是太小了,你那什么黯能卡也不知道能不能研究出来!”张景忽然叹了一口气。

    “别暗示了,你搬进灰原堡吧,我给你准备一排房子,作为实验室。”徐源读懂了张景的意思。

    “什么暗示,这是明示好吧!”

    张景嘴上说着,手上的动作却不慢,一系列徐源看得眼花缭乱的操作后,张景叹了一口气。

    “情况如何?”徐源连忙追问。

    “我检测过了,灰烬里面大部分都是很普通的石粉,只有很小一部分的特殊物质。如果放在末世前,凭着发现这种物质,说不定能获得诺贝尔奖。”张景轻声说。

    “你的意思是,这种物质在末世前,并不存在?”徐源神色一动。

    “很明显的事情,血日降临后,变异的不止植物,还有矿石。”张景下定论,他忽然反问道,“你现在知道炉子为什么会炸了吧?”

    徐源点了点头,他哪里还不明白,练空炉需要空间矿晶,就是矿石里面那些青色的小点。

    可他把整块石头扔进去,杂质太多,不炸才怪。

    “还有那种矿石吗?”张景问。

    徐源摇了摇头,他忽然想起获得矿晶的场景,心中一动,“你说那么多飞鹤花,是从哪来的?”

    “这是种观赏花,数量这么多,肯定是人工种植的。”张景不明白徐源为什么问这些。

    “你这里有粤省的地图吗?”徐源忽然站了起来,两眼发光。

    “有啊,你要来做什么?”张景从抽屉里拿出一张地图。

    地图摊开在桌上,徐源用红笔在地图上画了一个圈,那是代表灰原堡。

    他的目光在灰原堡周围扫视,忽然定格。

    “是这里!”徐源用笔狠狠地圈出一个地点。

    张景望向红笔圈出来的地点,“花都国家湿地公园”。

    “你怀疑这里有哪种矿晶?”张景问。

    “没错,数量如此多的飞鹤花,只可能是出现在公园里。血日出现,才过去一天,以那些飞鹤花的速度,不可能是从很远的地方飞过来的,只可能是附近,我们附近就只有这么一个公园!”徐源斩钉截铁地说。

    空间矿晶的出现,来源于一场“意外”。

    飞鹤花变异后,拔起而起,其中一株飞鹤花的根茎恰巧包裹了一颗空间矿晶。

    “你分析得很有道理,可是……”张景的眼睛瞪大,“那地方可是湿地公园,你明白湿地公园的含义吗?”

    徐源眼睛的激动之色褪去,坐回凳子里,叹了一口气。

    如果现在评选人类最不愿意靠近的地方,湿地公园必定榜上有名。

    “无论如何,明天还是先去看一下,没准事情有转机呢?”徐源看了一眼时间,“先不想这些了,为了庆祝今天的胜利,晚上准备了一个篝火晚会,我们出去吃东西吧!”

    灰原堡外墙的探照灯开启,照亮了广场的一角。

    几个巨大锅炉架起来,底下炭火熊熊燃烧,几个厨师用巨大的铁铲翻炒,食物的香气四溢。

    一张张折叠桌摆开,众人相继入座,桌上摆着五大盘菜肴。

    这放在任何宴席,无论是农村还是城市,都是会被人嚼舌根。八个人坐一桌,却只有五道菜,未免太吝啬了一点?

    但大家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没有任何人嫌弃。

    在这种末日,五大盘菜已经是太丰盛的晚餐,如果不是谭家是厨师世家,家里常备大量食材,还凑不出来。

    况且菜少点也没关系,多添两碗大白米饭就是了,大家都吃得分外满足。

    宴席通常会有酒,但这里是不提供的,就算是庆功晚会,也不能放松警惕。一直有人在外面巡查,等前面的人吃饱后,再换班。

    灰原堡内灯火明亮,晚餐美味,可外面却是另一种情况。

    白天逃跑的人驱车返回。

    他们在外面游荡了一圈,发现还是灰原堡安全,而且远远望去,灰原堡上空的昆植群已经消失。

    今夜无月,道路两旁漆黑如墨,汽车的灯光只能照亮一小片区域。

    他们一路上都提心吊胆的,遇到了好几次昆植袭击,部分人永远埋葬在路上。

    他们齐齐地松了一口气,因为通过前面的路口,就是灰原堡的地界,这样他们就安全了。

    车辆加速,但下一秒,他们忽然猛踩刹车,轮胎在地面擦出两道黑痕。后面的车刹车不及时,猛地撞上前面的车。

    后面的人刚想破口大骂,刚抬起头,忽然骂不出来了。

    雪亮的车灯中,巨大的土墙屹立在前方,向着两边蔓延,看不到边际。

    出口居然被封了!

    他们几欲发狂,下车对着土墙疯狂捶打,大声叫骂。

    但这行为只维持片刻,他们闻到空气中飘荡过来的食物香气,瘫坐在地上,他们有的人已经一整天没吃东西了。

    徐源对外面发生的事情并不清楚,他此刻已经吃饱饭,心满意足地回房间。

    他坐在床上,深吸一口气,准备试验黯晶的“新用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