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东厂最后一名紫衣校尉 > 第224章 京城辩官道

第224章 京城辩官道

 热门推荐:
    京城里,早朝刚退,一身朝廷二品大员朝服的王昌连跟在队伍的最后,缓缓的走出大门。

    朝堂上,明成祖宣布了三月大阅兵的具体安排。

    对于动用军队的事情,王昌连不太懂,只是低头聆听了一番,没有参与任何的发言。

    今日的早朝,等于是来听朝一般。

    退朝的队伍,没有多么严格的要求。关系相互较好的,三三两两走在一起,一边走着,一边说着和早朝并无关系的话语。

    虽然身为六部之首,可毕竟是个新面孔。大家除了客气的叫一声“王大人早”之外,便再无话语。

    呼吸了一口外面冰冷的空气,王昌连向着宫门走去。

    “王大人。”一直站在路边的顺天府尹陈谔,笑嘻嘻的打了一声招呼。

    “这位大人,您是?”王昌连一怔,急忙问道。

    “我是顺天府尹陈谔,和肖尘也有过一面之缘。”陈谔笑着介绍道。

    顺天府尹很大,但在礼部尚书面前,好像并没有多少分量。可朝中所有人都知道,这王昌连乃是肖尘为皇上举荐的人,所以陈谔便提到了肖尘。

    “原来是顺天府尹陈大人。”王昌连抱拳还礼,“顺天府掌管着京城黎民百姓的一切事物,乃是天子脚下父母官,以后还请陈大人多多照顾。”

    “哪里哪里,王大人乃新任礼部尚书,更是被皇上恩准,可以从百官中自行挑选合适的礼部侍郎,可见皇上对王大人多么的信任。下官以后还要仰仗王大人多多提携才是。”陈谔笑了一下,客气道。

    对于王昌连上任礼部尚书,朝中百官也是颇有说辞。

    在他们眼里,一个任何阅历都没有的人,即便是再有才,直接主管礼部,总是有那么一点不服众。

    然而,皇上钦点,谁又敢说半个不字?更何况,因为针对肖尘的事情,大家刚刚被皇上处罚过,还能一点记性都不长。

    对于这一点,明成祖心里也是很清楚。礼部若是没有一个有阅历的人压阵,以后恐怕在朝中的话语权会越来越轻。

    这是明成祖不想看到的,他希望六部平起平坐,共同协助天子治理天下。

    可思来想去,也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人选。

    整个朝中,直接或者间接的对肖尘没有意见的人,也就剩下都察院。可都察院各司其职,调到礼部,导致其内部出现空缺也不合适。

    随便安排朝中大臣去做侍郎,若他们因为肖尘的原因,带着情绪上岗,更不利于王昌连管理礼部。

    朝堂上看见陈谔的那一瞬间,明成祖心中灵光一闪,就是他了。

    身为顺天府尹,陈谔有着绝对的实权。论资历,堂堂三品大员。最主要的是他和肖尘没有什么过节,而且很是欣赏。这样两个对肖尘有共同好感之人在一起做事,会事半功倍。

    陈谔为官正直,治理顺天府更是兢兢业业,在给他提升一级官衔,也受之无愧。

    让他出任礼部侍郎,兼顺天府尹,一举两得,明成祖为自己的决定感到满意。

    不过,自己已经应允王昌连自己选择侍郎,而自己就算是建议,也有硬性安排之嫌疑。

    想了许久,只有找了陈谔,告诉他自己的想法,让他自己去找王昌连,毛遂自荐了。

    “我一个光杆司令,身边得力人手都没有一个,哪有提携陈大人的能力。陈大人如此说道,折煞老夫了。”王昌连道。

    陈谔右手轻抬:“我们边走边说?”

    “好啊。”王昌连心中也很是欢喜。

    以前为民,清河店虽小,可都是熟悉之人,虽不能左右民生,但总算是身边有人相陪。

    现在自己贵为礼部尚书,朝中百官只是礼节性的点头招呼,各怀心思,想要走到一起,并非易事。

    今天,这陈谔主动靠近自己,又和肖尘有着一面之缘,倒是让王昌连的心里颇感温暖。

    “王大人,皇上让您自己挑选礼部侍郎,不知道大人可曾挑到了合适人选?”陈谔双手下垂,有意比王昌连慢上半步,笑道。

    “百官的履历,礼部倒是备了一份,可这礼部侍郎一职,将是礼部运作事务的左膀右臂,单单从履历上挑选人手,恐怕是不太妥当。这个事,急不来,还得慢慢的观察,了解才是。”

    陈谔点点头:“王大人说的很有道理,此事的确是不能着急。可是,礼部作为朝廷六部之一,还是有着很多的事务在运作着,而王大人身为礼部尚书,不可能事事亲为,这左右侍郎人选,还是得抓紧时间才是。”

    王昌连放缓了脚步:“此事急不得,可也拖不得。朝廷百官之中,要想选出合适的人选并不难。不过,我初来乍到,对百官毫无了解,对我来说,要选出合适的人,难度并不小。”

    “这朝中能够胜任礼部侍郎的官员,也有那么几位。而地方上,也有不少的有才之人。不过,百官都知道,您和肖尘走的很近。前一段朝中发生的事情,王大人应该也曾听说了,百官居然联名上书指责肖尘。此事最后虽然以百官受到惩罚而收场,但他们心中的怨恨,却由此而诞生。皇上,他们自然是不敢去怨恨,可肖尘,以及他所在的东厂,有机会的话,这些人还是会排挤。就是因为他的缘故,这礼部,今后想要在朝廷有正常的话语权,也需要王大人用心经营才是。”

    陈谔诚恳的说道。

    王昌连点点头:“这个问题,我自然明白。做好礼部的本职工作,若是能和其他部门交好也罢,若是不能交好,倒也无所谓。能为朝廷,为皇上,为黎民百姓排忧解难,我也就对得起礼部尚书这个职位了。”

    “王大人想的倒是很开,下官心中很是敬佩。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为官之道,其自身正是其一,其二,乃是为百姓谋福利。这其三嘛,倒是有一点上不了台面,不过都是实在话。”陈谔话到嘴边停了下来。

    王昌连一愣:“还请陈大人直说。”

    “不与贪官同流合污,但有些面子上的事情,该做的,还得做。”

    王昌连摇摇头,有点歉意的看向陈谔:“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种事情,我王昌连还真的做不来。公事上大家可以理论,但私底下,和那些不以民生为第一之人,我坚决不来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