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小兵活下去 > 第185章 迷雾乱

第185章 迷雾乱

 热门推荐:
    这天龙舟练习完毕,众人正准备离开。

    任荣掏出一封请柬,递到任宁面前。

    “宁弟,六妹平时不方便出门。这封请柬原本她准备端午时亲手送给你的。但是担心到时候人多手杂,寻人不易,就先托我转给你。”

    任宁孤疑地接了过来,打开一看。

    原来任惜马上及笄,特意邀请他们夫妻六月十一去太师府参加自己的及笄礼。

    “实在遗憾。”任宁叹了口气,他对这位庶妹还是很有感情的。“我那时应该已经离开了星纪城,届时盈盼代表我过去吧。”

    “就不能等等?”任荣皱眉,“过阵子四妹也将出嫁。大家都是同辈兄妹……”

    任宁边收好请柬边摇了摇头。

    同为四房的任惜还好说,他对大房的任四姑娘可没什么感情。

    “等不了。我现在是军人。军人历来要求令行禁止,哪有讨价还价的。相信四妹她会理解的。”

    刚走到镇国公府大门口。霍庆匆匆跑出来,又把任宁几人给喊回了正厅。

    正厅里,夷光公主正襟危坐。

    她抬头看了看孙儿的几个至交好友,目光落在任宁身上好一会儿才收回来。

    “本宫刚收到西边的消息。”

    “民乱已经蔓延至迷雾郡,雾凉城失去了联系。郡守范高鹏原本今年八月即将迁升,现在也被暴民扣押,生死不明。”

    任宁和雷二互视一眼,眼里又是震惊又是畅快。

    去年送灵回乡时路过迷雾郡。

    那地方的烂路还有雾凉城无恶不作的城守,都给了他们深刻的记忆。由小见大,便知道范高鹏这个郡守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没想到这样的官员居然也能升迁。

    一时间任宁都有些希望暴民们直接把他大卸八块算了,免得以后为祸其他郡县的百姓。

    “现在支援岩陲要塞的药材和大夫都被堵在路上。领队的将官是个没主意的,正在原地等待帝都方面的指示。这一来一去也不知道这些支援什么时候才能送到要塞去。”

    说这些的时候,夷光公主语气极其平淡,像说着和她完全无关的事。

    “现在西边几个发生民乱的郡已经连成了一片,定西郡与帝国东部之间的联系差不多完全中断。岩陲要塞里面的情况到底怎么样谁也没个准信。因此大家要作做好最坏的心理准备。”

    刷!

    任宁几人不约而同地站了起来,脸色极其严峻。

    要塞最坏的情况莫过于发生大规模时疫,偏偏没有足够的大夫也没有足够的药材,最后只能先将守塞将士集体迁出要塞外,以彻底区分健康和染了时疫的将士。

    万一这个时候西凉大军东进……

    想着想着,众人的汗不约而同地流了下来。

    任宁抬头看去。

    他们几人心急,估计夷光公主更急吧。

    除了世子霍庆外,镇国公府一家老少男儿甚至不少亲家的子弟都在岩陲要塞里。万一真发生最坏的情况,那几乎就是灭族了。

    “殿下,”任宁几步走到摊在桌上的云垂地图前,砰地一声,重重点在地图里星落郡的位置上。

    “虽然路途险峻,但西南三郡可以翻山越岭直通定西郡,而无需经过迷雾、涞谷、盈灵、天水等等发生民乱的地方。”

    “微臣建议立即派人通过这条路前往要塞,尽快查清里面的情况。以便及时作出应对之策。”

    “只是……”

    说到这里,任宁顿了顿。

    “就算知道要塞里面的情况,没有足够的大夫和药材也无济于事。因此还是希望朝庭尽快平定民乱,打通东西的交通要道。”

    说着说着任宁自己也叹了口气。

    古代可不像现代有着众多的机械,根本作不到逢山开路遇水搭桥。

    从东到西适合人行车走的就那么两三条路,而且条条易守难攻。若是西部的民愤难消,光凭武力一路打过去,没个一年半载恐怕行不通。

    到时候什么黄瓜菜都凉了。

    咚!

    夷光公主沉着脸,重重地顿了顿她手里的凤头杖。

    “这些年承恩伯府干了那么多天怒人怨的事,以为捐了一批银子就能过关吗?想都别想!”

    又过了好一会儿,任宁几人才出了镇国公府,回到自己的将军府。

    正厅里,盈盼又在手把手教导着苗冬识字。

    见到任宁几人进来她好奇道:“今天怎么都那么晚,你们吃过晚饭了吗?”

    “还没呢。”任宁笑着把任惜的请柬递了过去。

    雷二知道任宁不愿意盈盼担心,帮忙笑着解释。

    “嫂子,这端午不是快到了嘛,大家就多练习了会划龙舟。没想到时间过得飞快,回过神时竟然已经到这个时候。”

    “对!”任宁揉了揉肚子,“要不是肚子饿得咕咕直叫,我们还真没注意到时间。”

    矮矮小小的苗冬立即跳下凳子,机灵道:“那几位哥哥先坐着休息,我去让人准备饭菜。”

    这时盈盼已经把手里的请柬看完,她有些为难,“这任惜的及笄礼,我该准备些什么?”

    草原上虽然也重视成人礼,但可没云垂那么多讲究。

    “你问我们啊?”任宁雷二几个大男人哈哈地扁了扁嘴,他们更加不懂。

    “那算了,”盈盼也没纠结:“我明天去问问镇国公的世子夫人或忠勇伯夫人吧。”

    说到柳婉,盈盼一拍额头,“对了,萧纲和你们一样也是刚回家吧?”

    “当然。我们是同一支队伍嘛。”任宁警惕起来,“伯夫人怎么了?”

    他可没忘记忠勇伯府里还有位病到心里扭曲的世子。

    “伯夫人到没怎么样,”盈盼嘻嘻一笑,“下午时我从镇国公府出来,就顺道进忠勇伯府探访了一下。”

    “萧纲的表妹已经到了,是个大美人呢。”

    雷二和李荷白都是眼前一亮,忙问道:“嫂子,萧纲的表妹长得很漂亮?”

    咳咳!

    “赶紧擦掉你们的口水。”任宁没好气道:“朋友妻,不可戏。懂不懂?”

    切。

    “他们只是好奇,别那么严肃嘛。”盈盼推了推任宁,笑道:“反正你们几个相熟,迟早都会见到。漂不漂亮到时候自己看呗。”